首页 > 科幻 > 锦绣小丫鬟 > 第31章可怜可怜自己

锦绣小丫鬟

第31章可怜可怜自己

陈喜便说道:“那你带着我一块过去认认路吧,顺道把那姜汤给端过来,大家喝着也暖暖身子,别着凉了。”

鱼儿听这话就说道:“不用,那小陶锅并不大,我自己能端,喜鹊姐姐还是留在这边照看吧,福珠她们离不开你。”

陈喜视线从三少爷身上移开,笑着对鱼儿说道:“既然你自己可以,那我就留下来吧,记得小心些。”

总归认路也不在于一时。

鱼儿闻言抿嘴笑起来,点点头道:“放心吧,对了,那些小炉子可要带过来?姐姐适才不是说要烧些炭火取暖的?”

陈喜听见就说道:“有小炉子?若是有那便拿过来吧?”

这么多木炭要燃起来取暖也需要容器啊。

陈喜见状还是说道:“罢了,你一个人也拿不完,我同你一块去,顺道去看看厨房如何,都有什么东西。”

鱼儿想想这回没拒绝,乖巧地答应说道:“嗯,那咱们一块儿去。”

她们俩正准备去厨房那边,堂屋的福珠玲珑也想跟着过去。

陈喜见完全不需要那么多人,就开口说道:“既然如此,还是玲珑陪着鱼儿去吧,福珠留下来,咱们俩把床铺弄弄。”

晚上睡觉总得有个地方,大家都挤着去厨房做什么?

福珠原本就是想粘着陈喜和鱼儿,如今见陈喜留她也就欢喜地点头说道:“好呀,那我就跟着喜鹊姐姐留下吧!”

鱼儿见她那变卦的模样也哭笑不得,最后拉着玲珑走了。

玲珑跟着鱼儿还是有安全感的,所以也鼓起勇气挑战去。

她们离开后。

陈喜才好笑地看着福珠说道:“那咱们动作也快些吧?”

她还是头一回碰上那么爱粘人的人,倒是有些稀奇。

福珠重重点点头,粘糊在陈喜身边甜甜地询问道:“那咱们要怎么弄啊?”

她这样活动活动筋骨,总算没那么冷,还算可以忍受。

陈喜见这正房里头的另一间房间上锁了,那也就没办法住人。

总归炭火都不多,还是得省着些用,她便开口说道:“去三少爷房里吧,那里头挺干净,咱们可以打个地铺。”

她半夜还得留意他的,不然半夜突然发起高热就糟了。

福珠有些迟疑,但还是乖乖地点头说道:“好呀!”

话落。

陈喜才带着福珠进去里间,这附近没有草席没有多余的床位,今晚她们只能先勉强打个地铺,可惜也没垫子。

三少爷的房间虽然比较干净,但地上多少还有些许灰尘。

纯被褥放地上,还是很不干净的,这里也没有被套,脏了也不好洗,所以还得想法子找个什么东西垫垫。

陈喜便把注意打到三少爷床铺垫着的旧席子,他如今垫着旧被子,那草席也就不需要用到,她们可以先借用。

“我把三少爷连人带被子抱起来,福珠你就把草席抽出去晓得吧?”

陈喜伸手把被子给三少爷裹好,而后对着福珠说到。

福珠咽咽口水,紧张地点点头说到:“好,那喜鹊姐姐你快点。”

陈喜稍微用力就把人给抱起来,福珠赶紧往外抽草席,再把旧被子给盖回去,陈喜就把昏昏沉沉的人放回去。

福珠拿着草席看着陈喜动作,眼珠子瞪得滚圆地盯着。

如今外头大雨下过,稍稍亮堂些许,不再那么阴暗。

借着光还是能看到一二的。

福珠瞧见如此瘦弱的三少爷,也不禁惊诧道:“喜鹊姐姐,他不是三少爷么?为何是这种模样?看着未免也太可怜了。”

虽然说他是灾星,可福珠怎么也没想到他日子过的比从前的自己还不如,她从前也是能吃饱穿暖的。

怎么他这副模样,竟然比起她还要穷酸,跟人张婆子似的。

陈喜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这小丫头解释,但她也不是个蠢的,想必自己也能察觉什么,便只是开口说道:“你与其担心人家,倒不如担心担心咱们自己呢。”

这话答非所问。

福珠稍微想想就明白过来,拿着草席的双手不禁收紧,死死抓着,震惊道:“是啊!我怎么没想到?三少爷都这副模样,咱们这些小丫鬟可怎么办啊?!”

而且外头的人还不理她们,连看门的下人都撤走了。

福珠越想越觉得可怕,她带着哭腔道:“喜鹊姐姐,他们这是不要这倒霉的三少爷了,也不要咱们了是吗?”

她说完又不能理解道:“可为何老太太那么心疼他?还让人给他带那么多好东西呢,连带着咱们也分到一些好的被褥布料,这又怎么会不疼惜他,不管咱们这儿呢?”

福珠已经蒙圈了,绕来绕去把自己绕晕,愈发想不明白。

陈喜直接点醒她道:“所以那必定不会是老太太不管三少爷的,他如今受这种待遇,只怕害他的另有其人,其实说难猜也不难猜,说好猜也未必就是那人...”

陈喜含糊说着。

福珠她这会儿脑子僵就更不懂了,她只觉得她们好惨啊。

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?若是一直都没有人理她们的话。

“不是说两日送一回新鲜肉菜么?咱们且等等看吧!”

福珠突然聪明地想到,如此自我安慰地惊喜说道。

陈喜也只是笑笑不说话,这小丫头怎么一会儿聪明一会儿傻的。

若真有人上心,这三少爷也不会是眼前的这种模样了。

只怕连带着她们也不会有多好过。

太难了。

可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,希望船到桥头自然直吧。

陈喜见福珠纠结的模样,就拍拍她的小脑袋说道:“行了,纠结这个做什么,咱们怎么猜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,如今要做的还是先安置好咱们自己吧。”

福珠被陈喜这么提醒,也就放弃纠结了,乖乖答应下来。

陈喜这才带着福珠把草席铺下,再去堂屋把被褥带过来铺好。

因为说是要伺候三少爷的,老太太对她们这些小丫鬟也大方,被褥一人一张新的,布匹一人一匹好的。

因为有这赏的被褥,今夜她们至少能睡个好觉了。

不然这里那么空旷,怕是老太太都没想到这里头居然这么破败吧,如果没有她老人家赏赐的东西,只怕她们都活不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