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 > 帝族誓约 > 雨落狂流之夜 第九十三章 殇窿之丘(八)

帝族誓约

雨落狂流之夜 第九十三章 殇窿之丘(八)

“不试试怎么知道呢。”安德鲁悠悠而说,身体跟着有些蠢蠢欲动。

“别急啊,老师还说过你不是那种心急的学生。”男人将伞放到一边说。

明明身处黑暗,男人却像是能看清这里所有的布局构造一样,这是他第6次来到觉醒室,孰能老练的像是在这里待过十几年一样。

安德鲁也被男人的举动吓到了,他能看清这里的一切是因为他的契约‘冥视’,能够看清一切黑暗里的东西,且视线能自动锁定到有机生命体,也就是说没人能够躲过他的注意,尽管身处物体背后,他依然能透过物体看到目标。

另一个人倒不意外,在他所知道的信息里,只有一句话描述了这个男人。

无论他做出了什么举动,都没必要惊讶,只需要当作合情合理即可,仅仅限于‘当作’,因为你没法看透他的一切,而他能够看透你的一切,包括你的弱点。

“别害怕,你的敌人不是我,我可没老,还没傻到要和亚当的人作对。”男人泰然自若地说。

“什么意思?你这就不管了?”安德鲁说。

“不啊,当然管,你旁边那位替我管。”不知男人从哪里抽出一把交叠椅坐下说。

“嗨~”

安德鲁看向另一侧的人,那人竟然朝着他挥手打招呼,让安德鲁更加无语的是,这人还穿着一身忍者服饰,将自己包裹的踏踏实实,直留出一双亮黑的漂亮眸子。

“你不是会所的人?”安德鲁问。

“那肯定不是喽,我要是哪还敢站在这里。”这人用着一种孩子气的语气说话,“人家只是个佣人,拿别人的钱财替别人消灾啦。”

安德鲁:“……”

听着他们说话的男人很是从容地从兜里拿出了一支烟,点燃,吸上一口又吐出,而就在他身后,红色油漆汇成的图案明确标着禁止吸烟。

“在你们开打之前我先奉劝一句,别把这里的东西打坏了,一样都不能,记住了,是一样都不能。”

“切。”安德鲁不屑地白了一眼。

“好的好的,雇主说啥就是啥。”自命名为佣人的人说。

他早已经将这里的一切都记住了,用了将近二十天的时间,虽然黑暗是他的主场,但不用契约在黑暗里摸瞎对他来说还是有一定难度的。

如果不是时间太久,他完全可以在半个小时内记住这里的一切,但他没有这么做,他选择用这种摸瞎的方式来消磨这二十多天,不然对他这么个贪玩的人来说,他没法安心度过这段时间。

本来他正在夏威夷好好度假的,结果被洛韬一个电话打回了国,然后就给他安排了这么一个差事,说是做完就给他一百万,做不做不重要,主要是他喜欢这一百万。

然而他不知道的是,洛韬这次一毛利息都没有赚到,那一百万早已经打到了他的账户。

“你是哪个组织?”安德鲁警惕地问。

他本来以为这人也是来抢东西的,没想到会是男人雇来的佣人。

“我没有组织,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姓名,洛白,洛洛历险记的洛,白色的白。”洛白突然认真地说。

远处的男人却是微微皱眉,这下糟了,这年头就算不自曝家门,自曝姓名也会被查到的……

“有骨气。”安德鲁满意的笑了,“但愿你没有随便编个姓名。”

“那肯定不会,如果你有能力从这里出去的话,我不介意告诉你我的姓名。”洛白放低身子说。

“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。”安德鲁同样做出战斗姿势。

而就在这时,不远处响起了一段音乐声,安德鲁和洛白看向男人方向。

“就这么看你们大都太无聊了,我放段音乐,《蓝色多瑙河圆舞曲》,被称为“奥地利的第二国歌”,管弦音乐,还望不会影响到你们。”男人把手机放在地上说,跟着也哼起了调调。

“有趣。”安德鲁回过头说。

“不影响,不影响,雇主喝茶饮酒也没事。”洛白轻声说。

话音落下,音乐小调唱起。

洛白骤然用力,他已消失在了原地,安德鲁的视线忽然入黑,这是洛白的契约效果,契约‘遮天’,可在霎那干扰对方的视觉,让对方进入空洞,甚至可以直接制造黑夜。

但从一开始男人就说过,安德鲁的契约‘冥视’恰好客服‘遮天’。

安德鲁只是轻轻凝神视线便恢复了,迎面就是洛白的一记横踢,好在他立即做出了抵挡反应,下一秒,洛白借着被抵挡的冲力,一个侧身旋转又是一记从上而下的直踢,力量远比刚才的一脚更重。

但是被安德鲁躲过了,他这一脚硬生生踢到了地面,带着地板出现了裂纹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洛白顿时停下了攻击,“这块地板从我的雇金里扣。”

安德鲁:“……”

男人却是哭笑不得。

“没事,别再破坏了就好。”

“别东张西望的啊,这样很不尊重你的对手!”

安德鲁闪过刚才的攻击后落在了一角,他突然起势,开始进行反击。

速度虽然没有洛白快,可力量却不容小觑,洛白接住了他的所有攻击,拳拳入骨,力量顺着被击中者的肌肉进入整个手臂,洛白只觉双臂正在脱离自己的控制,紧迫感让他连连后退。

等到退到墙角时,洛白竟借助安德鲁的拳力沿着墙壁后退!

他和安德鲁之间形成了一个人形直角……

这并不是洛白被逼的无路可走才这样做,而是洛白有自己的算盘,这种直角下,安德鲁的拳击力量会朝四周发散,冲击到他手臂的力量也会随下盘传进墙壁。

等同于安德鲁的每一次拳击的力量都被削弱了三分之二,再加上洛白的缓力接击,安德鲁的攻击只留下轻微的麻痹感。

安德鲁的攻击虽然紧密,但是并不快,洛白要躲也不是没有办法,只不过洛白顾及到不能损坏这里的所有东西这一要求。

他是个优秀的佣人,对顾客的所有要求他都要满足,这样他拿钱的时候才会心安理得,而且每一笔都是大数,不然两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就能在短短两年里创办一个公司?虽然创办洛狐企业洛韬的功劳远比他大,但好歹他也付出了一点心血。

安德鲁很快就看出了洛白的小心思,他停下了拳击,而是将力量集中在右手,跟着就是一记勾拳,这样洛白就不得不前翻躲过这次攻击,这样两人又回到了地面,只不过交换了一下位置。

……

火焰在雨幕里熊熊燃烧,焦糊味很快就传播了过来。

唐浩宇和宋云安交过目光后就开始往火焰方向跑,他们意识到这下糟了,这一声爆炸很快就会引来消防队的注意,就算在这样的极端天气下,那些黄衣战士还是会出动。

这不是让他们担心的点,让他们担心的是驾驶员,这家伙不会是是抽着烟加的油吧。

“师兄,你那里怎么了?我们听到一声巨响,方向大概在你们那边。”克莉丝接通契约问。

“嗯嗯,出事了,估计是驾驶员加油把车加没了。”宋云安边跑边说,“希望他人没事。”

“车没了你们再怎么搜?”凌风插进问。

“不知道,看看周围有没有别的车,偷一辆暂时用着吧,事后让会所赔款一辆更好的。”宋云安说。

“嗯嗯,也行,别忘了把人家车里贵重的东西还给别人。”

“嗯嗯。”

宋云安和唐浩宇拐过一个街道后便试到火焰的灼烧感,一股热浪让他们停下了脚步,而就在他们准备起身继续跑时,有人在右侧角落喊着他们。

他们看向右侧角落,脸上的慌张渐渐成了呆滞,喊他们的人正是驾驶员。

他正使劲招手让他们进来。

宋云安立即意识到不对劲,他拉着唐浩宇就窜进了角落。

“发生什么了?”宋云安问驾驶员。

“我先声明一下,我没有抽烟,不是我搞得,我加油加的好好的突然有一株火焰从上空落下,然后就点进了汽油,还好我跑得快,不然连人带车都没了。”驾驶员小声解释。

“火焰?看清有人没?”

“看到了但没看清,应该是神侍,他就悬在半空,转眼就消失了,现在怎么办?我刚联系总部没联系上,按总部修正的方案来,我们要逃么?”驾驶员问。

宋云安没有立即回答他,而是转身看了看唐浩宇,唐浩宇听到了他们的谈话,但他的决心依然没有变,没有什么能阻挡他去救大姐。

“先不急,这会联系不上总部,总部应该是被入侵了,既然对方销毁了我们的车就说明我们离目标应该更接近了。”宋云安说,“我和浩宇肯定是要接着找的,你自己怎么办你自己看吧。”

“你这话说的,你们要去肯定要找车,要车肯定要驾驶员,我哪能丢下你们不管?何况我年龄还比你们大。”驾驶员不乐意了。

“我也会开车。”宋云安说。

驾驶员:“……”

“行吧,你和我们一起,先等一下,我给其他人汇报一下情况。”宋云安说。

他打开了小队之间的频道,然而随着就是一阵刺耳的声音,他立即丢下了耳麦,不知什么时候通讯设备已经坏了,他立即接通了和凌风他们的契约。

“凌风,我们出现了一点状况,可能遇到神侍了,目标应该就在我们附近,等会遇到问题,可能需要你们赶来。”

“好,保持联系,不用再临时关闭契约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宋云安说完再次看向唐浩宇和驾驶员,而这次他们的面部却是明亮的很,明亮中带着惶恐,像是被火焰照亮了一般,宋云安愣住了,跟着唐浩宇的瞳孔里,他看到了那个身影,浑身冒着火焰的神侍!

火焰带来的温度在他后背灼烧,他小声说着:

“凌风,快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