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科幻 > 野山橘 > 第三十五章 奶奶要债(中)

野山橘

第三十五章 奶奶要债(中)

“哈——哈——你今天居然还有脸骂我是老寡妇,你以前就是这样骂我的,你一直看不起我,也看不起寡妇的儿子,我都忍了。你现在早就已经跟我一样是寡妇了吧!世上也只有你的脸皮比猪皮、牛皮还厚,自己把自己害成寡妇,还有脸去笑话别人!哈——哈——真是苍天有眼啊!我们现在已经是平起平坐了!你这个狠心的女人,自己家里有一堆的孩子,就对杨果一个人这么狠心,她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孩子?”范奶奶终于有让她骂回去的这一天,自己这么大岁数了,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偏心的妈。

“你说对了,杨果她就不是我生的。哈——哈哈!”姥姥反正皮厚要笑就让对方笑去吧!平日骂对方骂习惯,一时口误了也没办法了,反正是坏人了再坏点也无所谓,就不住的坏笑。

“老妖婆!你快还我家钱!快点!不给钱,我就懒你们家,砸烂你们家堂屋里,所有准备祭拜的金山银山。”范奶奶为了要到钱,已经做了跟杨家拼命的准备。

姥姥至从老头子送葬过后,儿子们仨家人都没有人给她一口吃的,一口喝的,也没有人过来问一下,各家把门一关,哪管她死活。

家里那几个小孙子、小孙女们,平时都是对姥姥那黏糊的,就像狗皮膏药一样怎么撕都撕不掉。一会儿这个喊着:“奶奶!奶奶!”一会儿那个叫着:“奶奶!奶奶!”一个比一个喊的亲,叫的甜。天天这个在她身边骗吃的,那个在她身旁骗喝的,哄得她不住的为这群兔崽子掏钱买!买!买!可如今那群娃儿们一个都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,不见踪影。

仨儿子家里每天热热闹闹的,今天叫这家吃明天呼那家喝,人来人往,同一个大院里不停地传来喝酒的喧闹声。唯独姥姥自己这偏房冷冷清清阴森森的,再说老头子是在自己多次误伤后,才走的。她现在就觉得自己亏欠老头子太多太多了,生怕他晚上头出来抓她过去下地府,就天天催妹妹过来陪她。

所以姥姥对堂屋里,祭拜的一切东西非常的在意,当听范奶奶要砸那些东西,吓得脱口而出:“东西别砸!别砸!别砸!钱——钱都是在儿媳她们那里,你找她们去。”姥姥在找挡箭牌,能挡多久算多久。

范奶奶也只是吓唬吓唬她,毕竟,那堂屋的东西过几天都是要烧给杨老头,一直记挂他的好,不可能动它一下的。只能去找杨家那几个儿媳,问问看。

老三媳妇已经听到范奶奶跟婆婆吵架,看到她来找自己,就说了一句:“老姨!你知道我在这个家的地位,这事跟我没半毛钱关系,我看你还是回去吧,你斗不过她们几个的。”说完老三就关门,免得惹一身麻烦。

范奶奶一听她说的也是,知道这孩子平时的为人,也就没跟她计较。

就去老二家,还没等范奶奶开口,老二媳妇就先说:“老太婆!这个事情,你找老大家的,主意不是我出的,事情也不是我做的主,跟我没关系。”话都没说完,理都不理范奶奶,就“砰!”得一声把门一关。

范奶奶没办法只能找老大家。

老大媳妇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,早听到婆婆与来人的吵架。再听见接着两家的关门声,气就不打一处来:哼!钱让你们也分去不少的,就算我分的最多,但傻子也不能让我一个来人做,没门:“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。跟我没关系,老太婆!你找她们仨个要钱去。”说完就要关门,范奶奶看她也踢皮球一样把她踢来踢去,就怕是又要把自己关门外,伸脚把门抵住,不让老大媳妇关门。

门没法关上一阵寒气逼人,气的老大媳妇,直接一巴掌刮在范奶奶脸上,刚想再把范奶奶用力推了出去,伸出的手又及时收回。突然想起家里的公公就是,摔两次就摔的不行了,也怕一不小心把范奶奶摔坏了,惹上一身骚。这一巴掌打了,气也出的差不多了。于是,她也推脱说道:“老太婆!你去找我家老太太去,都是她,所有事情都是她起的头。”

范奶奶给这突如其来一巴掌打的,脸上火辣辣的疼,不由自主把脚缩回,手不住摸着生疼的脸。

老大媳妇趁机就把门给关上。

范奶奶跑了一圈,都在北风呼啸的院里,没要到一分钱,还多了一个巴掌印。这一家就这样把她当球踢,想到儿子的几十万块钱啊!就在院里哭天喊地,求老天爷快显灵,帮帮她灭了这群恶人,越哭越大声越哭越伤心,哭着哭着就冲进杨家堂屋,这次是气头上真要砸那些东西,姥姥就怕她有这一出,已经在那里守着。

就这样一个要砸,一个不让砸,扯过来扯过去,两个人就开始打架,一个扯对方衣服领子,一个使劲揪着对方的头发,两个人就这样缠在一起,谁也不放过谁,嘴上也都不饶人,都在不停的骂骂咧咧,好像生怕自己吵输了似的。

“你这个老妖婆!生了一堆废物,取了一窝的八婆,一家没一个好东西,趁早都去地府投胎重新做人,重新改造。”奶奶气坏了,对付不了那仨妯娌,就拿姥姥出气。

“你这死女人,趁早滚蛋吧!闹别人家的灵堂不得好死,下地狱!下油锅!你们范家祖宗十八代都不是好东西……”姥姥骂街可从来不会口下留情。

“你们家连医药费丧葬费都要我们家出了,看来你们家真是青山烧光靠红花,你们坏事做尽,就要断子绝孙……”奶奶对付这种人多骂一句也解恨。

姨婆刚来她们家,听到堂屋有大动静,骂声不断的传出来,很是奇怪,谁敢在灵堂撒野。赶紧过来看看,眼前这两亲家是怎么回事?居然缠在一起打架,还专挑难听的话来骂对方。老半天没见杨家那仨儿子他们,仨家人都没有一个人过来劝架。自己一个人好不容易把这两亲家分开:“你们两个,都是七老八十的人,都是做了祖宗的人,还不知道这个地方是干嘛的吗?你们真是越活越糊涂了,范老姐!你平日里是个非常明事理的人,今天怎么会跟我姐一样的糊涂。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嘛?干什么嘛?有事两亲家在一起好好说话嘛!”

“她姨婆!你来得正好!你姐她们太欺负人,自己生了一大堆的孩子。这次你姐夫住院加一大家子在县城吃、喝、住所有费用连同丧葬费,都是让我们家孩子出的,这到那儿也说不过去啊!她姨婆!你给我好好评评理。”范奶奶好不容易逮着一个人,就想让她主持一下公道。

待续……